今天揹著道道,帶均均去看牙,一個月前預約好的胡桃鉗。

比預約時間還早二十分鐘到,想說讓她熟悉一下環境。結果玩具還沒玩三分鐘,醫生就叫我們進去診間了,郭醫師人很親切,一開始先讓均均認識每個器具,有的用看的、有的用摸的,很有耐心又仔細的讓她熟悉,同時醫師也和我說明了看診的程序和醫師會如何引導孩子的方法,因為均已經滿三足歲不是小baby了,所以醫師說會和她講道理,必要時會視情況家長隔離、以手覆口、肢體束縛等方式,我其實很認真聽,但當時臉上應該是青筍筍而且沒表情的吧,接著醫師問我,我是不是很害怕?我說對,妳怎麼知道?醫師說我若害怕、也會傳染給孩子,但是我就是知道我會怕,所以行前都沒和她說什麼,怕建立她的恐懼。

接著,就開始檢查牙齒,看到她有黃斑和蛀洞缺損,到目前為止她都很平靜,過程中只要她配合一小項要求,醫師就會獎勵她送給一張貼紙,醫師還說她很勇敢、很ok。但...但...接下來,我只能憑印象來回憶了,因為接著拍X光時,她害怕的大哭,完全沒辦法拍,醫師只好讓她先出來和我在一起,同時先看別的小朋友,然後,隔了一會兒,等她平靜了,就再進診間進行洗牙→塗氟,最可怕的來了,一開始塗紅色藥水她還OK,後來洗完前三顆牙,她就哭了,而且說不要用了,這時醫師就和我溝通,要請我先到外面等侯,讓均均與郭醫師比較容易建立關係,因為我如果待在診間內,可能會因為均對我的依賴和撒嬌而導致醫師的行為誘導失敗。所以我就和均說,媽媽要到外面餵道道,然後我們會在外面等她,請醫師阿姨幫她捉小蛀蟲,她也乖乖同意說好,結果後來的十來分鐘吧,她就愈哭愈大聲,有時也有停下來沒哭,但後來哭的非常淒厲,我在外面大約聽到她哭喊:『嗚嗚><我要找媽媽、媽媽妳在那裡?媽媽快來!媽媽~~~嗚嗚~~~媽~~~~~~~~~~~~~~~~~~~』

此時,我的心都碎了,緊抱住道道,強忍住悲傷,我一直忍不住的在發抖,我不知道自己要不要進去和醫師說,是不是不要再接下去了?但我又想到醫師說的,孩子再傷心再害怕、仍是要治療好,不然拖下去只會更糟,況且她才只是洗牙和塗氟啊,根本還不是治療,所以,我走到診間門口踮著腳尖探看,有看到她被束縛手和腳,過程中她哭的很傷心、很傷心,後來慢慢不哭了,換另一位護士出來和我說,醫師已經把她安撫好了,趁現在她稍平靜了,要趕快帶她再去照X光,要我先躲起來,結果...她又大哭了,等醫師出來和我說明時,才知道原本要拍的4張只有成功3張,最後一張因為她動了,片子糊了看不清,只好下次補拍。

進行到此算是結束了,她一出來就抱著我哭,但已經不哭那麼傷心了,只是一直重覆說著媽媽我好想妳。後來讓她去玩玩具,醫師和我說明X光片,門牙有蛀但不嚴重只要日後刷乾淨即可、下排左右後面的臼齒各二顆蛀的較嚴重,下回要預約二次,先把蛀洞清乾淨再補起來,一顆牙是700元,總共4顆要2,800元。

ane84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7) 人氣()